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Jackson | 1st Aug 2011 | 一般 | (651 Reads)
不論你是已經結婚或者還在戀愛,兩個人之間保持吸引力是愛情的常青法則中最重要的一點。換換新花樣兒,嘗試新鮮事物,能夠讓感情永遠保持在熱戀的時候。為了增強神秘感,保持戀人間的吸引力,可以采用下列幾個具體作法:

一、創造生活情趣,改變單一的、日復一日的、沒有變化的生活。比如,突然地給對方帶來一個驚喜,或者將自己改扮一番裝束,變化一下發型,或者改變自己的房間布置等等,都會使戀人感到新鮮和愉快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6th Jul 2011 | 一般 | (580 Reads)
婚姻進入高原期

說明:從體制上說,婚姻有點“鐵飯碗”之嫌,特別是經過從戀愛到婚姻的初級階段後,對方的感情熱到一定程度後勢必會進入一個相對平淡的時期,沒有過多的波瀾起伏,男人那種喜新厭舊的本能便蠢蠢動,盡管對方未必有分居或離婚的意思。

點評:實際上更多的婚外戀發生在新認識的兩人身上,早年情人的舊情復燃,只有在至少一方的婚姻亮紅燈的情況下發生的可能性較大。

其實,婚姻就是過日子,維持婚姻的最大力量是責任心和生活上的互相尊重和需要。婚姻確實需要感情,但跟戀愛時畢竟是兩種狀態,正如當音樂迷跟當DJ的區別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3th May 2011 | 一般 | (315 Reads)
母親沒什麼文化,小學只念到三年級,也沒出過遠門,幾十年只在小山村裡跟著日升日落忙活。然而,母親常常能說出一些很有道理的話來。在心中,我牢記著母親的三句話。

說不冷不冷,也就不冷了

小時候,每年冬天都要下好大的雪,鋪得漫山遍野白雪皚皚。為了讓家裡養的兩頭豬能在年前賣個好價錢,母親每天都要給豬們喂得飽飽的。母親每天都會到白雪覆蓋的地裡去砍一擔白菜回來。有一次我跟母親到地裡去,空曠的野地裡北風呼嘯,刮得人裸露的皮膚生疼。我們從雪層下扒出白菜,只一下兩下,我的手就冷得刺骨。偷偷看母親,卻見她一點也沒有冷的意思,嘩啦嘩啦地扒開結冰的雪層,拔出已被凍結的白菜,扔到雪地上去。我又扒了幾下,實在忍受不了,便袖手站在一旁,問母親不冷麼。母親答道,不冷。見我很驚訝的樣子,母親繼續說:“對自己說不冷不冷,也就不冷了。”

我一下怔在那裡,忽然第一次懂得了母親。我學著母親的樣子彎身下去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,扒開厚厚的雪層,掘出一棵又一棵白菜。

當母親跟我把滿滿一擔白菜堆起來的時候,我們把冰塊一樣的雙手攏在一起搓著。母親把我的手放到她的毛衣裡暖著,不知是淚水還是雪花朦朧了我的眼睛。

從此每當我遇到困難時,都會輕輕但堅定地對自己說:不冷不冷。就是這句話,伴我走過人生中一個又一個冬季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3th Apr 2011 | 一般 | (1439 Reads)
常常聽身邊的女人抱怨,男人都喜歡說假話,而且還臉不紅心不跳的。可你自己是不是喜歡聽假話?而且還有過不把他逼得說出假話來你還誓不罷休?要想聽到男人的真話,女人需要掌握門道和保持涵養,何況因為男人的理性直接,他有時候說出來的是真話你也未必就會高興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7th Apr 2011 | 一般 | (310 Reads)
“我是一個二十二歲的北京女孩,英語專業畢業,現是白領階層,自身條件不錯,也有異性緣。我的男朋友長相帥氣也比較有氣質,但他是外地人,沒有學歷也沒有好的工作,最初答應和他在一起只是因為我當時剛剛失戀,再加上他的性格是我喜歡的很能哄女孩開心又壞壞的那種,所以我們開始了。他很會心疼人,對我很體貼,我也見了他的父母,他們就都認定我這個未來兒媳婦了。可是我真的給不了他婚姻。我愛他,想跟他,但是現在我們倆的差距讓我很迷茫。父母對我的期望很高,他們絕對不會同意的,哪怕我以後吃苦無所謂,但我是不會讓我父母失望的。我也知道我們的最終結果,但我就是不甘心,總在抱著幻想,等著男朋友事業有成,我也有資本把他帶到爸爸媽媽身邊。所以我一直在等,但是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,放棄,又捨不得。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,弄不清楚自己……”

我知道你心裡的迷茫和掙扎,在此,暫不說別的,先請你一起來看看我最近收到的另一封讀者來信,她和你有過相同的“曾經”,今天的你,就跟她站在過同樣的起點上。

她的故事是這樣的: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31st Mar 2011 | 一般 | (152 Reads)
前一段時間,朋友看了我的空間後說:你出息了,好久都沒有看到你提起他了。當時只是一笑帶過,但是半天心裡都在想,其實,一直是自己想用另一種方法逃避著吧。有的時候,覺得自己很多的事情,都是一廂情願,而時間長了,就會認為自己把自己看得太輕,然後一種人本能的自尊油然而生,結果讓自己糾結成一個怨女。人說,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在我這裡,這個幾率大上了很多,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也許是自己做慣了“清醒夢”,很多東西都能在夢中按照自己的臆想實現,但有的時候,起了床還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夢,但在夢中,就是絕望的無能為力。我曾經說過,夢是個令人悲傷的鏡子,總想讓你知道,什麼是你所想要卻沒有的。

每個青春都能那麼一群傻孩子。明明一直希望自己變得堅強,明明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放棄。但是總是被一個微笑,一個字眼輕易的打動,或許也是因為小孩子的心理防線比較薄弱,所以,容易被觸動吧。

很多朋友看到我上傳過博文圖片後就再無音訊,其實是打上了標題,弄好了圖片,配完了音樂,卻突然不知所措,怕自己在打字的過程中突然不能自持,畢竟,有的事情,就像心中的一片禁地,想讓自己忘記,卻在“物是人非”的種種想象中被回憶。

也許是一種自嘲吧,想想四年前與他相識到至今,完全成了不同的光景,從最初新年第一通的電話就會打給他並且調侃很久,直到今年,失落的我誰的電話都不想再打,但走到哪裡都要帶著手機,沒想到卻在放炮的時候將手機遺落,不知會肥了哪個人的腰包,但是莫名其妙的就寬了心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8th Mar 2011 | 一般 | (212 Reads)
沾染佛經,享盡人間香火。安靜地游弋。

佛從來沒有低頭看過我。我只知道佛一直高高在上。他要普渡眾生。他要傾聽凡間種種。

我幾次用敬仰的目光,抬頭看著他。祈盼他為凡間忙碌的目光,可以在某個瞬間從我身邊輕輕掠過。只要輕輕掠過,哪怕會生長出寂寞且糾纏的青籐。

來燒香拜佛的人許多。

信男善女。求風調雨順。求五谷豐收。求榜上有名。更多的求姻緣。有時候聽佛念叨:“千年姻緣一線牽。”似乎,這事應該月老去做。佛不過只是偶而幫幫小忙。

我開始有了自己的心事。

我不敢再以灼燒的目光去敬仰我佛。也不再歡快游弋。我學會了庸人自擾,整日歎氣。

修行未滿,我逃出了佛地,轉身化作了一個凡間女子。藕色心重羅衣兩重,我決定把去凡間走一遭。

魚尾化做雙腿,學人走路。我的腳疼痛無比。一不小心,差點摔倒。“姑娘,小心。”一雙有力的手扶住了我。還同看見他的模樣,我已經為他的聲音怦然一動。似佛誦經。我抬頭,差點驚叫。難道是佛也化做了凡人?我的眼眶裡堆滿了一種叫眼淚的東西。

見我楚楚可憐,孤身一人。他收留了我。

他說,凡事皆有余。於是,給我取名:小余。

主人家中就他一人。主人喜好不多。最愛的是誦讀佛經。無意恍惚之間,我常會把他當作佛。但我知道他不是。

我在主人的眼裡讀懂了憐惜。若是今生托付於他,應該也是一件美事吧。

主人終是牽了我的手。說要前往感謝老天,感謝佛賜予良緣。

我猶豫了許久。害怕在佛前,前塵往事一並回來。

主人卻以為,小余害羞了,如嬌弱的小女子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6th Mar 2011 | 一般 | (663 Reads)
如果等待只是為了等待,如果能夠換你回來。我還會不會一如既往的去相信你所說的承諾是永久。

忘了多久沒有寫過所謂的悲情的文字。或許都累了。或許找不到了述說的理由。文字過於的蒼白無力。像及了在無力呻吟。

誰能許誰不變的承諾,也不過是一時的沖動。

誰能堅定不移的說你會一直在。也不過是當時的昏了頭。

我固守的天涯。

我執守的曾經。

我念念不忘的諾言。

是否成就了你傷害我的借口和理由?

忘了想說什麼。安靜了許久。開始想念鬧騰的日子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5th Mar 2011 | 一般 | (467 Reads)
你到底愛不愛我?這是個最自傷的問題,真到女人非要追著問男人的時候,只怕對方說愛你也不信,說不愛你又痛得更深。男人愛不愛自己都搞不清楚的女人其實並不適合談情說愛,如果想“練手”那就別在愛不愛這個問題上磨嘰,只要你覺得快樂幸福,那就請繼續,如果你覺得痛苦難過,那就該停止。男人到底愛不愛你,不用問你就知的時候,愛就已經不捨得離開了。懂得愛才能享受愛,你不懂也別去問男人,他那沒有正確答案。

你和幾個女人上過床?這是個最白癡的問題,女人要問結果一般也只是個自討無趣,如今的處男比處女更難找,他和幾個女人上過床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和他上過床後還能不能優雅地下床。如果他是個能把做愛和愛分開的男人,那你可能也只是他床上無數女人中的一個,如果他是你想要的清白,這麼問的結果或許又成全了自己的猜疑,你還是成了那幾個女人中的一個,何苦瞎折騰?做男人的第一個,永遠不如做最後一個。 (閱讀全文)

Jackson | 14th Mar 2011 | 一般 | (894 Reads)
身邊總有些人,你看見他整天開心,率真得像個小孩,人人都羨慕他;其實,你哪裡知道:前一秒人後還傷心地流著淚的他,後一秒人前即刻洋溢燦爛笑容。他們就像向日葵,向著太陽的永遠明媚鮮亮,在照不到的卻將悲傷深藏……

沒有永遠的緣份,沒有永遠的生命,我們所能擁有的,可能只是平凡的一生。然而因為有你,生命便全然不同,不用誓言,不必承諾,我們只需依了愛緣,以目光為媒,印證三生石上的約定,便牽了手,不必緊握,卻永不放松,以自己設計的愛的程式,去演繹一種精典的永恆。

我們之所以會心累,就是常常徘徊在堅持和放棄之間,舉棋不定。我們之所以會煩惱,就是記性太好,該記的,不該記的都會留在記憶裡。我們之所以會痛苦,就是追求的太多。我們之所以不快樂,就是計較的太多,不是我們擁有的太少,而是我們計較的太多。

真正的愛,是接受,不是忍受;是支持,不是支配;是慰問,不是質問;真正的愛,要道謝也要道歉。要體貼,也要體諒。要認錯,也好改錯;真正的愛,不是彼此凝視,而是共同沿著同一方向望去。其實,愛不是尋找一個完美的人。而是,要學會用完美的眼光,欣賞一個並不完美的人。

身邊總有些人,你看見他整天都開心,率真得像個小孩,人人都羨慕他;其實,你哪裡知道:前一秒人後還傷心地流著淚的他,後一秒人前即刻洋溢燦爛笑容。他們其實沒有能力獨處,夜深人靜時,總坐在窗前對著夜空冥想失意的苦楚。他們就像向日葵,向著太陽的正面永遠明媚鮮亮,在照不到的背面卻將悲傷深藏。

生命中,有些人來了又去,有些人去而復返,有些人近在咫尺,有些人遠在天涯,有些人擦身而過,有些人一路同行。或許在某兩條路的盡頭相遇,結伴同行了一段路程,又在下一個分岔路口道別。無論如何,終免不了曲終人散的傷感。遠在天涯的朋友:或許已是遙遠得無法問候,但還是謝謝您曾經的結伴同行。愛情很簡單,因為每個人都會說:“我愛你,會為你付出一切!”,愛情很難,因為沒有多少人做到了他的承諾。如果真心愛一個人,不承諾也會去愛;如果不愛一個人,曾經承諾也會背叛。

人生旅途中,總有人不斷地走來,有人不斷地離去。當新的名字變成老的名字,當老的名字漸漸模糊,又是一個故事的結束和另一個故事的開始。在不斷的相遇和錯開中,終於明白:身邊的人只能陪著自己走過或近或遠的一程,而不能伴自己一生;陪伴一生的是自己的名字和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名字所帶來的感動。

從現在開始,聰明一點,不要問別人想不想你,愛不愛你?若是要想你或者愛你自然會對你說,但是從你的嘴裡說出來,別人會很驕傲和不在乎你。再也不要太在意一些人,太在乎一些事,順其自然以最佳心態面對,因為這個世界就是這樣:往往在最在乎的事物面前,我們最沒有價值。一個人的成就,不是以金錢衡量,而是一生中,你善待過多少人,有多少人懷念你。生意人的賬簿,記錄收入與支出,兩數相減,便是盈利。

人生的賬簿,記錄愛與被愛,兩數相加,就是成就。

人不修心,會活得很苦。。。。。文章很枯燥,如果你能靜下心來讀完的話,會有所感悟。。。。

一、為什麼要修心?

任何一個人升沉、苦樂、正邪……都是由心決定的。人,是受思想支配,受認識指導。為什麼要修行?因我們從出生以後,由於自我意識的伸張,主觀意念把一切問題、現象、事實都扭曲了,如果不修行,便一直扭曲下去,活的環境是個變態的環境,心,是個走了樣子的心。不修心,會活得很苦。

談到修心,先搞表楚修的是哪一顆心?自己有幾個心?用分類法,起碼有兩種,儒家說的,有人心,有道心。

佛說:心為惡源。又說: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。

由此可知,心有兩種。

這兩種心並不是用解剖學解剖出來的,而是我們自出娘胎,這二種心就開始形成;十多歲時,雛形大體完成,受完都育以後,進入社會工作,人心不斷地增強,道心不斷地被埋沒,如果說我們一生下來便是道心,那也不是事實。佛說:心為惡源。又說: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,是不是矛盾?不是,心為惡源的心是妄心、是人心。能夠作佛的心是真心、是本心。

人心是怎麼形成的?

它是由根、塵相對,第七識的自我意識,第六識的分別意識,透過五官的采集、見取、納入……久而久之便形成了“表層意思”;在本心的表層上覆蓋了一層塵垢,這塵垢便是我們經常認為的“自我”。

佛說無我,是針對著我們的表層意識,說這不是你,根本沒有你。如果你認為這就自己,或是自己的心,是絕對不正確的。

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的心,是原本的心,是摩訶般若,是心的原態,也是生命的共相。這個心本自具足,本自光明,本自圓滿,是不須要修的。 (閱讀全文)

Next